北京的大小胡同星罗棋布 每条胡同都有一段掌故传说 胡同的命名名

时间:2018/5/22 14:41:26 发布者:管理员

“胡同”,这两个字原是蒙古语的译音。《析津志》载称“巷通本方言”,是1267年元代建大都沿袭下来的,至今已有700多年历史。所以,北京胡同是久远历史的产物,它反映了北京历史的面貌,是有丰富内容的。
    北京胡同之多,曾有个形象的比喻:“有名的胡同三千六,没名的胡同赛牛毛”。但到底有多少条,却一直没有定论。元大都依据《周礼·考工记》的理念设计,于至元十一年(1274)基本建成。都城南北为经,东西为纬,居民区划分为50坊,坊各有门,门上署有坊名。坊中街巷青砖胡同总数为413条。明灭元后,于永乐十九年(1421)定北京为京师,城中分为29坊,街巷胡同1170条。
    新中国成立后,对于胡同街巷的数量也曾进行过多次专项调查。据统计,1949年北京老城区的胡同总数为3250条,1965年为2382条,1980年是2290条,1990年是2257条,2003年是1571条。如果说一条条胡同是一部部传奇史书,那么,其浓厚的人文色彩则深藏在一条条胡同的名称中。以官署衙门来命名胡同,是古都北京作为政治文化中心最为典型的特征之一。
    除“总铺”胡同外,明清两代还留下许多以官署命名的胡同,比如天安门前西侧、人民大会堂原址上的大府、中府、小府胡同,左府、右府胡同和前府胡同等,是以明朝前后左右中军这五军的都督府所在地定名的;西单北大街东面的太仆寺街,因设有明代执掌马政的官署“太仆寺”得名;复兴门内大街南面的察院胡同,因设有明代都察院而得名;位于美术馆南面的东厂胡同,因设有宦官掌管的侦缉机构东厂而得名。此外,还有京畿道、六部口、兵部洼胡同、兵马司胡同、本司胡同、会计司胡同、大兴胡同等,都是缘于明清两代官署衙门的所在地而得名的。
    乍一看,北京的胡同都是灰墙青砖灰瓦,一个模样。其实不然,只要你肯下点功夫,串上几条胡同,再和那的老住户聊上一阵子,就会发现,每条胡同都有个说头儿,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有着传奇般的经历,里面的趣闻掌故多着呢。 因为北京的胡同绝不仅仅是城市的脉络,交通的衢道,它更是北京普通老百姓生活的场所,京城历史文化发展演化的重要舞台。它记下了历史的变迁,时代的风貌,并蕴含着浓郁的文化气息,好像一座座民俗风情的博物馆,烙下了人们各种社会生活的印记。
    从史籍中看,光是“胡同”一词的写法从元朝到清朝就有:衖通、火弄、火疃、火巷、火衖、胡洞、衙衕、衚衕、忽洞、湖洞等十多种。北京胡同的形成是随着北京城的形成而变化、发展演进的。大约在五十万年前,这块地界儿开始有了原始人居住,不过那时只是住在天然洞穴而已。到了距今大约一万到四、五千年间,这儿出现了原始氏族公社,开始住上了易简房屋。十世纪初,辽朝建立,把这儿当成了陪都,改称南京,又称燕京。公元十二世纪,金朝建立,在此建都,称为中都,中都城里出现了坊、街、道、巷,但至此还没有“胡同”出现。
    公元1276年,元朝在毁于战火的金中都原址东北部,按《周礼》之原则建立了“状如棋盘”的大都城。并于1285年2月“诏旧城居民之迁京城者,以高及居职者为先,乃定制以地八亩为一分;其或地过八亩及力不能作室者,皆不得冒据,听民作室”。贵族功臣,悉受封地,以为第宅。于是,元朝的官僚、贵族们就按此规定,在大都城内盖起了住房及院落。当时的大都城是元世祖忽必烈的天下,这方言当然就是蒙语了,本系“水井“之义。有水井的地方才有人烟,才得以居住。且当时盛行的杂剧戏词中,也不止一次提到“胡同”,如关汉卿的《关大王独赴单刀会》中就有“直杀一个血胡同”,再如李好古的《沙门岛张生煮海》中说得更具体:“你去兀那羊角市头砖塔胡同总铺门前来寻我。”可见北京的胡同是形成在元大都城的格局里。
    这一间间房屋、一个个院落,一个挨一个盖起来,连起后就是一排排的,而一排与另一排之间要采光、通风,还得留出进出的通道,便形成了胡同、小街和大街。据元末《析津志》载:“大都街制:自南以至于北,谓之经;自东至西,谓之纬。大街二十四步阔,小街十二步阔。三百八十四火巷,二十九衖通。公元1553年,又增建了城南外垣,至此北京城又有了内外城之分,北京城的“凸”字型平面布局至此基本定型,面积约为62平方公里。内城九门,外城七门。这时北京城的胡同,据《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载:有街巷711条,胡同459条,共为1170条。
    每条青砖胡同一形成,人们自然会给它起个名,这个名称一旦被大多数人所接受,叫开了,就确确实实地代表了这条胡同在整个城市中的方位,成为人们交往、通信等活动中不可缺少的标志。这是胡同名称的实用指代作用。
    为保护古都风貌,维护传统特色,北京城区划定了二十余条胡同为历史文化保护区,像南锣鼓巷、西四北一条至八条等就被定为四合院平房保护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