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发展现代建筑与保护建筑之间 我们要重视起历史建筑的保护

时间:2018/5/22 14:40:18 发布者:管理员

婺源自唐开元年间置县,至今已有1200多年。历史上的婺源经济发达、文化繁荣,在全县2947平方千米的土地上,现存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3处13项,仅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就有500多处,近两年又新发现古建、古桥等文物500多处。如今的经济落后造成了政府对古村落保护的力不从心。政府财政投入的不足,是古村落保护困局的症结所在。婺源境内文物古迹众多,许多具有徽文化特色的古民居,在当地虽不是文物保护单位,但论其价值在其他省市可能就是省保甚至是国保单位。尤其是民居上的木雕、砖雕、石雕(婺源“三雕”)技艺精湛,雕刻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
    古村落琉璃瓦保护的关键是政府重视。文化部设立的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就是一个很好的做法。2008年初,文化部设立了第二个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婺源作为古徽州一府六县之一被列入其中。把握好舆论导向“三项要求”,把宣传工作贯穿到文物工作各个环节。一是牢牢掌握舆论引导的主动权,使文物保护正面宣传成为媒体最强音。着力宣传文物部门推动科学发展的新思路、新举措、新成效,深度报道文物战线涌现的成功经验和先进典型,广泛宣传文物保护方针政策、文物领域法律法规、各项重点工作重要进展和文化遗产保护惠及民生的成就。
    河南安阳、河北邯郸两市交界地带,方圆约30公里的范围内,分布有史前时期的小南海文化、磁山文化、后冈仰韶文化、历史时期的下七垣文化(先商文化)、商王朝都邑殷墟以及战国以降的赵王城、西门豹祠、袁绍墓、曹操墓、邺城、北朝墓群、万佛沟、南北响堂山石窟、岳飞庙、袁世凯墓等文化遗产资源。
    对于如此密集的文化遗产资源,目前受制于行政管理等多重因素,多是“零敲碎打”,而缺少统一规划,使得这一地区承受着文化遗产保护难度大、经济发展难度大的压力。对区域内文化资源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宣传,以文化遗产保护带动当地经济建设。他认为,这一区域基本保留了传统的华北农村面貌,建设成本相对较低,受益人口多,文化和经济辐射面广。目前不少城市虽然热衷建公园,但往往采取“圈地、挖坑、灌水、种树”的简单方式。如果能够将古代文化遗产资源与公园建设结合起来,可以使这些“简单绿地”变成“有文化灵魂的公园”,使我国华北地区、京广线上,出现一片具有文化核心价值的美丽的大型文化景观。
    必须怀着对文化遗产敬重、敬仰、敬畏之心做好保护传承工作。他建议,要把传承文化遗产作为实现人与自然、经济与社会和谐发展的重要内容,纳入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统筹部署,科学发展;成立统一高效、职能明确、分工到位、协调有序的文化遗产保护协调机制,统筹管理文化遗产保护和发展工作;对已经颁布实施的非物质遗产法等法律法规,要加强执法监督,确保落实;合理利用文化遗产,促进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和文化产业、旅游业发展;重视做好申报世界遗产工作,坚决防止重申报、轻管理的倾向;加强文化遗产专业人才的培养,在条件具备的高等院校增设有关专业,定向培养专门人才。
    其中全国重点琉璃瓦文物保护单位35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02处,渭南的文物资源具有丰富性、完整性、至高性等特点。近年来,渭南市委市政府非常重视文物保护工作,首次将文物安全纳入对各县(市、区)政府的年度目标责任制考核,并要求各县(市、区)境内全年古建筑无火灾、馆藏文物无被盗,田野文物无重大安全事故发生。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张锦秋日前说,目前我国城市建设侧重于经济的发展而忽略历史文化的保护与弘扬;侧重于城市的拓展而忽略生态环境的保护与修复;侧重于城市物质的建构而忽略城市精神文明的职能;侧重于城市外观效果而忽略基础设施建设;侧重于进度与数量而放松质量和品质。